“别求新声——汪晖的学术世界与当代中国思想之进路”学术座谈会摘要

  • 时间:
  • 浏览:1

  编者按:2010年7月17日,四十余位来自不同学科领域的海内外学者在北大博雅国际会议中心聚会,以“别求新声——汪晖的学术世界与当代中国思想之进路”为题,召开了一次学术座谈会。会议共设立了5个议题:全球化视野下的中国问提、二十年来中国学术思想之变迁、思想论争与超越左右、当代学术生产与现实关注。

  以下文字根据现场录音下发,并经发言者当事人审定,标题为编者所拟,内容编排暂且依照现场的发言顺序。可能性篇幅所限,部下发言人的发言内容未能一并刊出。时要一阵一阵说明的是,本次会议的次责内容此前曾在网络上流传,但并未经发言者审定,后面 有絮状错讹,希望读者加以甄别。

  本刊编辑此专题,旨在期待中国学术界在媒体及社会大众关注“汪晖事件”的一并,都都前会 建设性地开展出超越“左”与“右”的胸怀与视野。可能性,真正的“中国问提”,是可能性性被“左”可能性“右”的立场所化约的。本刊欢迎读者对此专题发表不同意见。

  一、引言

  戴锦华(北京大学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研究所):选则汪晖做有一两个个案

  首先我代表当事人欢迎大伙儿 到北京来出席“别求新声——汪晖的学术世界与当代中国思想之进路”座谈会。

  大伙儿 可能性分享着有一两个基本共识,即:可能性过去的20年和未来20年,对中国来说是有一两个非常特殊而重要的时分。不久前在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我见到了某些不同层次、不同背景、不同立场的大伙儿 ,发现大伙儿 一并在关注有一两个问提——“中国问提”。什儿 问提对我知道你来变得格外突出。从美国主流社会的大型商业机构的高管、大学校长,到各学科学者,都认为中国问提已不仅是中国的问提,可能性说中国问提对于世界、尤其对于美国已变得非常重要。这里说的,总要单纯的“中国崛起论”——对此我也保持角度的警惕。如可让 ,显然中国的变化、世界的变化、后冷战的格局,对每有一两个学者、每有一两个当代人,对每有一两个关注当代世界、当代生活的大伙儿 ,总要提出全新的问提和挑战。

  其次是有一两个我当事人的、我知道你过分的观点,即,“理论已死”。大伙儿 事先经历过有一两个理论的年代,而今天,从什儿 意义说,冷战年代构成的理论已死。如可让 ,可能性真的经常出现 了有一两个理论事先 的年代——after theory,没法是是不意味着 大伙儿 要回到前理论(before

  theory)的时代?毫无问提,我认为这是可能性性的。理论事先 ,只意味着 呼唤新的理论,呼唤着新的应答。

  在事先有一两个大背景之下,大伙儿 选则汪晖做有一两个个案。可能性汪晖近年来的工作、他在中国学术界的影响,使他不仅是在中国,如可让 是在世界,被命名为什儿 示范、有一两个例证。今天,大伙儿 选则汪晖,将汪晖作为有一两个被大伙儿 “解剖”的“麻雀”,是可能性大伙儿 和汪晖面临并分享着一并的挑战,一并的问提。大伙儿 选则他可是把他作为有一两个切入点,更重要的为了通过今天会议的议题,深化思想与学术的工作。

  二、思想论争与超越“左”、“右”

  张志强(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必须为立场所化约的剩余物

  思想论争难能可贵时要超越左右,这首先是中国问提的复杂化性和严峻性所逼迫出来的思想态度,也可是说,中国问提的复杂化性和严峻性时要超越任何不论来自左或是右的理论演绎,时要直接面对中国问提所处于的历史和现实及其逻辑。如可让 ,尽管汪晖的新左派立场带给大伙儿 某些有意义的发现,但我更注重他的论述当中哪此必须为立场所化约的剩余物,类似于他对“帝国”的分析,显然,什儿 中国历史自身的逻辑是必须为任何左派立场所容纳的,但无疑,它却有可能性真实地成为新的左派理论生发、成长的历史认知的资源。什儿 太好也就提示大伙儿 ,在今天思考中国问提,首先时要都都前会 具备真实感受中国问提之压力的能力,要首先清醒地意识到,所谓中国问提的严峻性,实际上是有一两个中国的处于什儿 即是有一两个时要努力的结果事先什儿 问提感。如可让 ,无论是左或是右,在思考中国问提时都时要什儿 负责任的态度。一并,中国历史展开过程的复杂化性也时要什儿 超越左右的态度都前会 真实面对。在大伙儿 目前进行的关于传统复兴问提的调查中就发现,近十年来逐渐形成的什儿 波草根性的民间的传统复兴热潮,具有非常复杂化多样的社会诉求,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传统复兴的诉求竟然是以什儿 社会运动的形式在展开,而传统的复兴什儿 则更具有了寻求民间的社区的公共空间打造的意图。大伙儿 知道,中国经过了三十年剧烈社会变动,当前最为迫切地时要絮状内在充实的工作。哪此内在充实的工作,指向的是基层生活一并体的重建,是当代中国人的生活世界的重建。正是哪此紧迫任务的经常出现 ,利于大伙儿 都都前会 超越无论是左或右的对中国问提的过度政治化约,而都都前会 从所谓社会建设出发,去重新思考真正的政治性,那种关乎国家长治久安的政治性问提。谁能说关注当代中国人的幸福美好有尊严的生活总要最高的政治问提呢?

  也正是在什儿 意义上,我也认为大伙儿 必须简单地将中国问提放置于所谓全球化问提的视野之下来思考,无论是现代史上的资本主义现代扩张,还是当前的全球化浪潮,中国在世界当中,无论其自觉地在场还是不自觉地在场,实际上构成的是世界史的不同内容而已。也无论今天的全球化中中国的在场实际上在要求着对全球化逻辑的中国改造,还是在过去,中国的沒有场,实际上同样构成对世界史的另什儿 影响一样,总的来说,对中国历史自身逻辑的把握,是理解中国的前提。在此意义上,汪晖将现代史理解为是反现代性的现代性建设,实际上就仅具有局部的解释力,必须局部地解释中国革命,而必须为中国的现代史展开提供充分的说明。在我看来,中国的现代展开应该从有一两个更具历史纵深的视野出发,从所谓封建社会后期的中国问提出发。大伙儿 知道,封建社会后期,明代所继承的元代的“大中国”格局和世界市场,社会动能得到持续的释放。面对此局面,儒学就可能性尝试不断改造当事人,来谋求导引儒教体制以适应新的历史处境,而中国政治的种种变化也如可让 前会 理解为是对此局面的或正或反的反应。所谓中国的现代展开,应该在事先什儿 历史逻辑当中获得理解,在此意义上,中国革命总要其出于中国历史发展合理性的理由,而不可是对抗西方现代性扩张并谋求适应现代性挑战的产物,而很可能性是在当事人的逻辑之下充分利用新的历史条件的产物。

  对于今天的中国知识分子而言,对事先什儿 历史逻辑的理解和把握,实际上最为直接的作用在于帮助大伙儿 形成自我理解,并在什儿 自我理解当中谋求探索什儿 新的中国现代主体具体情况的形成。这就要求大伙儿 卷进历史当中,承受历史带给大伙儿 的罪与罚,去面对主体的艰难形成。面对历史,应该如鲁迅那样,放低姿态,去谦卑地进入历史,必须事先才是对历史负责任的态度。

  戴锦华:应对新格局

  当大伙儿 讨论“超越左右”的事先 ,触及到了有一两个相当复杂化的的问提。所谓左右,首先涉及的,是冷战年代的记忆。冷战时代,左与右直接联系着社会主义阵营和资本主义阵营。一边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国家政权、政党处于了使用左翼称谓的全版“特权”,一边是霍布斯邦所说的“特殊”具体情况:自称“自由世界”的全球右翼势力第一次“夺得”了“自由”——什儿 始终由左派执掌的旗帜。在什儿 历史前提下,200年代,试图改变中国社会的知识分子,自觉地选则“右翼”立场,以“右派”为什儿 光荣称谓。我重复谈到的有一两个例子是我的亲历。1988年的一次电影的学术会议上,来了一位台湾学者,主持人介绍他是台湾左派,会场上一片静默。主持人立刻补充说明:台湾的左派可是大陆的右派。大伙儿 便立刻了然,全场鼓掌。什儿 当年充满默契的、怪诞的等式,表明了有一两个有趣的历史具体情况:两大阵营结构每所有人对抗强权的斗争;但当时大伙儿 没法意识到,将左派等同于右派的事先 ,有一两个巨大的思想混淆可能性在形成之中了。1995年至1997年,当中国思想界结束了了了经常出现 分化,“新左派”是有一两个十足的“脏字”,说你是新左派,是将你污名化的有效手段。什儿 效果今日犹存。我我你会,这是中国颇为特殊的冷战遗产或曰债务。

  其中更深远的历史脉络来自于欧洲现代史,在法国大革命之中形成的“左”、“右”派别,特指:左派——直面社会苦难、直指社会问提,呼唤激进变革;右派——维护主流秩序、保守温和,强调在体制结构进行微调。也是在什儿 意义上,自由,而非自由主义,成了左派的旗帜和乌托邦理念。

  在中国当下的现实当中,这多重线索仍然纠缠在一并。在我看来,今天中国的左派与右派的确处于着深刻的思想分歧,分歧关乎当今中国社会的性质、主要问提和补救方案。

  今天大伙儿 在这儿讨论“超越左右”的事先 ,强调的是如可应对有一两个全新的格局:冷战终结、西方世界不战而胜,世界一极化,美国帝国似乎坐稳了天下;一并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向西欧开放了尚未被资本化的结构经济空间和巨大的市场,造成了欧盟(以欧元为其关键)经常出现 。如可让 接下来“9·11”、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金融海啸,美国帝国陷入了二战事先 空前的危机。此时经常出现 了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在全球化经济中处于举足轻重的位置。整个世界格局进入到资本主义再度逐鹿环球的时代。如可让 环境危机、能源危机显现了资本主义“无穷发展”之梦的绝对瓶颈。

  在什儿 情势下,大伙儿 才提出如可重新定义、超越左右问提,当每当事人自称左派、右派的事先 ,大伙儿 我知道你很清楚当事人在说哪此。但有了你是是否时要回答:无论你自认是左或右,你的社会诉求是哪此?你的未来想象是哪此?你对中国问提、全球危机的思考和补救方案是哪此?

  我当事人认为,汪晖的工作是对事先什儿 超越性努力的开启。

  赵刚(台湾东海大学社会学系):弥平中国知识界的大峡谷

  大伙儿 好,我从台湾准备好了一篇发言稿来做什儿 报告,以有一两个台湾的、一阵一阵是我当事人的有一两个经验视角,来跟大伙儿 进行沟通。我以什儿 办法切入,可能性会比较浅,更谈不上周全,但我知道你比较真确地反映了我当事人在思考路途上的转折,一阵一阵是在关于所谓超越“左”与“右”什儿 问提上。

  (一)代理人战争

  我的经验也和好几位与我同辈或稍长的台湾的批判的知识分子的经验,多好多个少有一并之处,太满太满我今天也总要只讲当事人。大伙儿 共假若1970年事先 才上大学,200年代到美国念书的。如可让 ,在大伙儿 身上厚厚地沉淀着200

  ~ 200年代200年来冷战、反共、亲美的现代化意识结构元素。

  但台湾的70年代虽然暂且平静。1970年爆发了岛内外的爱国、反帝的保钓运动,但什儿 运动并没法在菁英的大学或知识圈之外产生太满的涟漪。作为初中生,大伙儿 对什儿 不及身的运动更是茫然的。不妨称大伙儿 为“后保钓世代”。70年代下半处于了“乡土文学论战”。乡土文学论战是受保钓运动的反帝、反西方的思潮所间接影响的。这是有一两个阶级的、反帝的、民众的以及争取民族自尊的文学运动,而其对立面可是长期以来作为霸权的文学上的美式现代主义,以及社会科学上的现代化理论。什儿 新兴的乡土文学运动,正如陈映真先生所指出的,“还总要有一两个全面性的台湾文化思想运动……它经常还等待在文学界”。于是,大学生的我还是没法受到乡土文学运动的思想冲击,虽然我读陈映真的小说,从后面 感受到了太满太满我虽然不知何以其然的感动,什儿 感动我知道你是对现状的什儿 角度的不满,但欠缺论述的表达。

  是事先的什儿 在党国教育下,但一并有各种矛盾感觉的青年,到了美国,既是因缘际会,但更是干柴烈火地先后被美国学院自由主义以及学院左翼所吸引。200年代下半,总要一并来自后现代理论(或所谓“文化左派”)的吸引,这三者之间的差异虽然远不如它们当时对我显现得没法大,但这是要何时事先 都前会 体会出来的。我当事人则是在受西方马克思主义与200年代社会运动所影响的新左派的世界观中安定了下来,一定可是20多年。美国的新左派是没法中国的、也没法第三世界观点的,但我那时并没法也无从意识到这是重大空白,不虽然这是问提,而角度意味着 之一是可能性我的“党国教育”可能性把有一两个现当代的中国给切割到难以辨认的地步,难以关心。但西方的社会也明显有它的问提。于是,新左提供了一套我在既存知识格局前会 够理解、接受,都前会 满足我的批判需求的看待世界的办法,虽然它是有一两个简易套餐,我我你会的都如可我你会。

  什儿 新左观点下,西方是有问提的,但问提在于它的制度现实背叛了它的言说理想,也可是西办法说一套做一套。对我的曾是200年代反体制的知识分子的老师们来说,在西方当有一两个左派意味着 ,将“内在批判”视为办法与政治的关键,指出西方制度现实与理想言说之间的落差。而这后头所内涵的但经常没法说出来的是:西方所想象所规定的平等、正义、自由、民主、个性解放……什儿 启蒙体系,什儿 并没法问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界动态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62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