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産稅法納入立法規劃 全面開徵房地産稅還有多遠?

  • 时间:
  • 浏览:1

  最新調整的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立法規劃將房地産稅法等七大稅法增列其中,在彰顯立法機關堅決落實稅收法定原則決心的一同,也讓公眾視野再度聚焦房地産稅的改革。

  房地産稅法漸行漸近,距離全面開徵房地産稅還有多遠?全面推進稅收法定的路線圖是什麼?新華社記者採訪了有關權威人士,繼續追蹤。

  人大主導立法 房地産稅法漸行漸近

  今年是上海和重慶對個人住房徵收房産稅試點的第四年。四年來,伴隨房價起伏跌宕,有關房地産稅改革的討論不絕於耳。在“其他同学歡喜其他同学憂”的複雜情緒中,改革的點滴動向牽動全社會的神經。

  儘管一段時間房地産稅改革陷入消息“靜默期”,但從去年全國人大首度回應“稅收法定”,表示會推進房地産稅立法,到房地産稅法列入2015年立法計劃的預備項目,再到此次增補進本屆全國人大的五年立法規劃,改革步伐並不出加快速度。

  經濟增速放緩背景下,市場上不乏“房地産稅該不該徵”的爭議。但在中國社會科學院城市與競爭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鵬飛看來,推進這一改革勢在必行。

  “開徵房地産稅是深化財稅體制改革的重要一步,尤其在土地財政作為地方融資主渠道的現狀改變後,房地産稅將成為未來地方財政的重要收入來源。”倪鵬飛説,徵收房地産稅全是助於實現財富公平分配,抑制投機行為,促進房地産市場更穩健發展。

  而根據新一輪全面改革的部署,未來房地産稅改革不僅僅影響個人住房徵稅。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稅收研究室主任張斌認為,稅收法定背景下,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提出的“加快房地産稅立法”不同於以往“房産稅”的提法,其中所含了未來更豐富的改革思路。

  “房地産稅其實是一個綜合概念,既包括房産稅,也包括土地增值稅、土地使用稅等相關稅種。”張斌説,房地産稅立法的目的在於減少建設和交易環節的稅費,重點發展保有環節房地産稅,進而完善房價形成機制。

  此次全國人大公佈的立法規劃透露了一個重要資訊——房地産稅法草案明確由全國人大常委會預算工作委員會牽頭,財政部參與配合。

  中國政法大學財稅金融法研究所教授施正文表示,這將是首個由全國人大牽頭制定的稅法,凸顯我國加強立法機關主導立法的改革趨勢。

  “房地産稅法牽扯麵廣,涉及部門、利益主體多,可謂‘牽一髮而動全身’。由全國人大主導立法,能更好排除部門利益干擾,使立法草案更加客觀權威,更加公開透明代表民意。”施正文説。

  七大稅法齊亮相 稅收法定“路線圖”漸明

  除了房地産稅法,此次一併被補充進本屆全國人大五年立法規劃的還有環境保護稅法、增值稅法、資源稅法、關稅法、船舶噸稅法、耕地佔用稅法等稅法。這向外界釋放出我國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堅定落實稅收法定原則的重要信號。

  根據今年三月黨中央審議通過的《貫徹落實稅收法定原則的實施意見》,到2020年前我國將完成相關稅種的立法工作,期間不再出臺新的稅收條例;擬新開徵的稅種,將根據相關工作的進展情形,同步起草相關法律草案,並適時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一同,配合稅改進程,適時將相關稅收條例上升為法律。

  中央民族大學法學院教授熊文釗説,目前我國以法律形式居于的稅法都可不可以了三部,其餘15個稅種全是依據國務院條例的形式居于。要在2020年全面落實稅收法定原則,愿因 著未來平均每年要制定三部左右的法律,立法工作量非常大。

  張斌認為,此次先行推進立法的七大稅種,體現了落實稅收法定“先易後難”的原則,也與中國深化財稅體制改革總體方案的重點相吻合。

  以環境保護稅法為例,環境保護費改稅早在在十八屆三中全會中全是涉及,是與社會生産生活密切相關的一個稅種。“環境保護稅立法旨在更好地保護和改善環境,促進社會節能減排,推動全社會生態文明建設。”張斌説。

  與環境保護費改稅類似,資源稅改革始終在穩步推進中。在煤炭資源稅從價計徵改革的基礎上,稀土、鎢、鉬資源稅費改革和調減鐵礦石資源稅政策也在上二天 順利實施。這愿因 著稅種立法勢在必行。而關稅、船舶噸稅、耕地佔用稅等在稅收體系中都屬於小稅種,立法條件也相對心智成熟期期期的句子是什么。

  一同,今年有望全面完成改革的“營改增”也將隨之帶來增值稅法的立法。張斌説,該法草案或將於明年提請審議,但其立法難度也較大。隨著營業稅退出中國歷史,下一步如保簡並稅率、優化稅制結構、重新劃分中央和地方稅收分成等難題都需要伴隨立法考慮。

  施正文表示,七大稅法寫入立法計劃體現了改革綜合謀劃、協同推進的頂層設計。當前財稅體制改革正向深水區邁進,下一步個人所得稅改革等難度更大的綜合性稅改也將進入視野,從而推動實現到2020年前完成稅種立法的改革目標。

  從立法到出臺 全面開徵房地産稅還有多遠

  在落實稅收法定原則之下,房地産稅立法已經箭在弦上。但房地産稅立法與開徵房地産稅之間並都可不可以了直接劃等號。多位專家表示,即使立法工作完成,什么都有愿因 著房地産稅就會在全國馬上開徵。從立法到開徵离米 還有三道“坎”。

  頭一道“坎”是立法草案还需要順利出臺,關鍵在於许多改革爭議內容还需要達成共識。據悉,目前草案仍在抓緊起草中,未來開徵是否設“起徵點”、是否按人均居住面積等資訊尚不得而知。

  張斌認為,在立法和改革過程中,需處理好房地産稅對樓市短期衝擊與地方經濟發展的關係、處理好房地産稅與土地增值稅等许多稅費的關係等。此外,社會關注的要未必設“免征額”等問題都必須在草案所含所突破。

  第二道“坎”是立法草案还需要順利提請全國人大審議並通過,這關係到房地産稅法还需要如期出臺。此次房地産稅法被列入本屆全國人大立法規劃的一類項目,所謂一類立法項目愿因 著該法立法條件比較心智成熟期期期的句子是什么,擬在任期內提請審議。

  但專家表示,這僅僅愿因 著房地産稅法草案必須在本屆全國人大任期內,即2018年3月前提請人大常委會審議,有时候否能審議通過並不確定。歷史上不少立法草案因爭議大、意見不統一而歷經幾屆人大審議,如預演算法的修訂就歷經三屆人大、四次審議才完成。

  第三道“坎”是開徵的條件是否具備。專家表示,即便房地産稅法出臺了,什么都有愿因 著房地産稅會馬上開徵。在當前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背景下,必須選擇好改革時機,謹慎開徵房地産稅。

  倪鵬飛認為,開徵房地産稅利于於建立樓市長效調控機制,引導房地産市場回歸相對健康的發展軌道。但房地産稅的開徵,雖短期影響有限,終究會對市場産生一定影響,把握好改革推出的時機至關重要。

  施正文認為,在全國人大開門立法的背景下,應進一步推進立法和改革進程的透明。何時開徵、如保開徵房地産稅應提早向社會表明態度,讓公眾早有預期。

  “徵收房地産稅,是從百姓口袋裏直接收稅,有时候將來會設定免征額,也要儘早告知社會改革不會增加中低收入者的稅收負擔。”施正文表示,房地産稅雖是小稅種,但牽動每一個人的利益。稅收政策越透明,越利于於改革的穩妥推進。切好利益蛋糕,我太满 釋放改革紅利。